• thewechatproject

辟谣!揭开族裔研究课程的5个真相

Updated: Jan 17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图1, 圣地亚哥联合学区要求开设族裔研究课程运动团体的成员在学区办公室外。



2021,被撕裂的价值观点燃的2020种族游行与大选闹剧的最新进展,居然是让人心惊的国会暴乱。


培养包容、促进理解、鼓励创新——这些基本教育原则,在让人忧心的时事前显得更为重要。在教育改革先锋的加州,体系化的课程改革的议程加快了,族裔研究(Ethnic Studies)成为焦点。


加州法案AB 1460通过——从2021年秋天开始,加州州立系统的大学包括CSUN在内,必须为学生提供族裔研究课程,且学生必须完成族裔研究或社会公正课程,才能从本科毕业。


而表现在中学教育上,则是要求开发族裔研究模型课程(ESMC)的法案AB-2016。 “培养学生成为全球公民,了解多种文化的贡献(preparing pupils to be global citizens with an appreciation for the contributions of multiple cultures)。”


可是,这个宏大的理想在具体模板设计上,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在一些华人家长群里有人转发这样的信息:“加州教育部要在公立K-12推行critical ethnic study。此课程向学生宣讲critical race theory和critical social identity,宣扬种族仇恨,阶级斗争,以及暴力革命。”


在教育理念最激进又华人聚集的加州,华裔的代际冲突从不少见。曾经有华裔学生积极参与推动的族裔研究,为何会在今天成为矛盾和冲突的焦点?


这一轮族裔研究模版课程征求公众意见将于1月20日截止,关注孩子教育和子女健康成长的华人,都有义务了解这门课程,并参与讨论。然而,在发表意见之前,我们有必要认真了解事实与真相,尤其是课程设置的历史与现实背景,而不是听信谣言,人云亦云,盲目表态。作为教育、家长、社区领袖多重角色集一身的人,我期待用多元视角给出尽量公允的梳理与建议。



谣言1:族裔研究源于政党/政治斗争


实际上,族裔研究是少数族裔学生争取权力的结果。1968年,美国深陷越战,马丁路德金被刺杀,反战与民权运动如火如荼。在教育领域,大批非裔和西裔因没有接受教育无法享受学生豁免权而被征军(赴死),加州提高公立大学入学标准(Donahoe Higher Education Act 1960)直接减少少数族裔入学,各项少数族裔教育基金受阻......一系列冲击让少数族裔学生越发无法忍受。


包括华裔在内的少数族裔学生用静坐、游行等方式来呼吁教育机会的公平,呼吁社科课程重视少数族裔内容,由此暴发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学生游行。这次学生运动促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州立大学旧金山分校等创建了族裔研究课程/系别。加州的抗争成果影响了全美,各个大学纷纷建立起族裔研究中心,加快进程挑战以白人为叙事中心的学术研究和高等教育传统——在之后的五十多年间,人文社科教学内容趋向多元叙事,少数族裔学生和老师比例得以增加,教学方法也愈发强调批判性思维与学生主体性。


把族裔研究批评为政治化,可能迎合了华人对政治斗争的敏感与反感,因而很容易引发共鸣,掀起情绪化反应,却让人忽略了对课程本身的意义的探讨。华人家长应该格外警惕这种叙事,最重要的是去看具体课程是否有助于为我们的孩子创造一个包容公平的环境。

图2, 亚裔学生积极参与了1960年代的运动,推动在包括加利福尼亚在内的大学设立族裔研究系别。


谣言2:族裔研究内容就是煽动矛盾


那么,就让我们仔细看一下课程。在被广泛赞美的洛杉矶公立学区LAUSD的族裔研究具体课程中,包括了身份认同、非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拉丁裔美国人,美洲印第安人五个单元。其中亚裔美国人单元专注于美国不同亚裔分支和经历,比如《排华法案》、Korematsu诉美国案,《 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而且包含了亚裔美国人为维护亚裔文化所做出的努力,亚裔美国人社区及其内部政治力量的发展与美国不断变化的权力结构的关系,以及亚裔面对的独特挑战(比如“模范亚裔”之说)。可以看出,这些有利于亚裔青少年认识本族裔历史、文化、优势与挑战的宝贵知识,正是我们华人家长所希望鼓励的珍惜传统、包容团结的根基所在。


图3, 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要素


谣言3:批判族裔研究的核心在于“批判”现实


洛杉矶公立学区目前的族裔研究课程,力求辩证客观地看待社会正义,对于冲突与不公寻求和平解决,被反对课程模版者赞扬为一个最佳范例。然而事实上,这个学区的课程,和本次课程模版声称的以美国社科和社运界三十年多来占据思想领地的批判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 基本上是一致的。该理论主张种族为一种社会建构,并由此生发出批判教学法(Critical Pedagogy),很多家长容易把它误解为是去抨击现实、激化矛盾,实际上批判教学法里的“批判”更应该理解为中文里的“批判思维”的意思,它强调教学与社会正义与民主的紧密相连,鼓励学生反思切身生活,去挑战主流可能存在的不公。


很多非黑即白批判种族理论是抛弃传统,然而正相反,如果我们不移除障碍,又如何达成民主、自由这些悠久的传统愿望?


批判教学法的核心在于,老师要解构自己的权威地位,赋予学生能力去反思,并主动创建自己的知识框架。这和教育界经常提到的文化相关教学法(culturally relevant teaching)也息息相关,比如通过了解和肯定学生独特的成长环境,去创造一个安全和包容的课堂氛围,并鼓励学生思考和挑战新知。虽然模板课程体现的单方面立场,似乎有些偏离了这种鼓励多样思辨的教学方法,但我们从LAUSD的例子可以窥得鼓励批判教学法的大方向,我们应支持它的优势:

  • “Students will become aware of the constant themes of social justice and responsibility, while recognizing these are defined differently over time” (History-Social Science Framework for California Public Schools, p. 420).

“学生将认识到社会正义和责任感的不变主题,同时认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主题的定义也有所不同。

  • An ethnic studies course should provide students with depth of understanding in relation to ethnic and social issues, rather than promoting specific political activism, demonstration, protest or the like. Ethnic studies is a scientific inquiry of ethnic groups and their interrelations (Yang, 2010, pg. 14)

“族裔研究课程应为学生提供对有关种族和社会问题的深入理解,而不是促进特定的政治活动,示威,抗议等。族裔研究是对种族群体以及种族之间相互关系的科学探究。”

  • Should include examples of civic engagement (e.g., voting and other peaceful social justice activities) and the impact they have had on United States history. Students who are considering volunteering, social justice activities, community engagement, etc., should consult with their school teacher/advisor and parents/guardians to evaluate that the activities are lawful, peaceful, and nonviolent.

应该包括公民参与的例子(例如投票和其他和平的社会正义活动)及其对美国历史的影响。正在考虑志愿服务、社会正义活动、社区参与等的学生,应咨询学校老师/顾问和父母/监护人,以评估这些活动是否合法,和平、和非暴力。


反对针对目前过于激进的批判性(Critical)族裔研究,提出LAUSD的课程是具有建设性(constructive)的族裔研究,实际上呼吁的是真正的批判性教学。因为建设性族裔研究一派对更中立和包容立场的呼吁,正符合批判性教学法的要义。



谣言4:族裔研究课程是为了洗脑


如果我们仔细看族裔研究背后推动课程设计的力量,就会发现与很多家长担心的学生会被“洗脑”正好相反:不仅批判教学法解构权威、反对灌输,而且就族裔研究课程法案起草者而言,虽是官员无疑,但推动者同52年前的前辈一样:也就是说,正是学生自己在组织集会,发表观点,学生们是挑战权威、提出课程改革的关键力量。


千禧一代的美国高中生在提议网站上集结大众支持,并走上媒体宣讲自己的信念: 一名明尼苏达圣保罗中学学生说:

“As a student of color, my history and culture isn't represented at all in school. One of the biggest struggles I face is self-identify. Who am I and how do I fit in two different world. One is my own cultural roots, and the other is a world where I am force to learn to be seen as successful. Just like the natives, my culture is being lost and taken away by another.”(语法错误来自原作者) “作为有色人种学生,我的历史和文化在学校根本没有被代表。我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自我认同。我是谁?我如何适应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是我自己的本源文化,另一个是我被迫学习被视为成功的世界。就像北美土著一样,我的文化正被另一种文化夺走。”


从前面所说的族裔研究课程的历史来看,把它简单看作“洗脑”政治工具,是抹杀青少年几十年来反抗压迫历史的简化叙事;把它一棍子打成共产主义,混淆了该课程形成阶段学生争取身份教育权利的主体性与其他中文语境自上而下设计同类课程的政治议程的嫌疑;如果不去改善族裔研究课程而是全面拒绝,更是忽视了针对美国教育几十年的社科研究中发现的,族裔研究对学生、特别是少数族裔学生课堂参与度、成绩与个人多方面能力的巨大提升的积极影响。



谣言5 族裔研究课程的支持者都是左派


最后,我们就要看看华人具体应该怎么行动了。


与大学的族裔课程不同,中学阶段会引起的争议在于教学内容的细节,所以大家看到的反对声音其实不是在反对族裔研究这个宏观概念,而是反对一些具体内容。


今年9月份第一版教材草稿出来后,一向左倾的《洛杉矶时报》编辑委员会都批评教材内容“单⽅⾯” 偏颇社会主义思想,有“集体思考”和“强加预设政治观点”之嫌。 Alliance for Constructive Ethnic Studies(建设性族裔研究联盟)提出新版批判性族裔研究课程本应该以建立相互尊重、自信、理解和同理心为宗旨,新版课程的用词激进—— "transformative resistance, critical hope, and radical healing."“变革性的抵抗,批判性的希望和激进的治愈。”


这些具体词汇可以商榷,不过如果看历史,主流认为过于激进的行为和理念,并非一成不变。


52年前,任何非白人历史的内容出现在课堂上,都被认为过于激进。


而在当今,哪位华人家长不希望课堂上能讲一些亚裔的优良文化,进而促进美国社会多族裔的包容理解呢?


所以对于族裔研究,我认为华人家长要坚持以下几点:


1)建立“族裔研究”课程的大方向,强调身份与文化教育对孩子自信与成功的积极意义;


2)支持孩子学习并和家长探讨其他族裔历史与现状,为隔代对话、改善社会环境创造条件;


3)超越非黑即白的态度,辨证地以事实为基础地针对具体内容发声。

注:本文改编自发表在《多样学堂》的 洗脑还是启蒙?从美国争议课程看2020“煽动矛盾”的多面,欢迎读者移步阅读,一起讨论。


13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