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wechatproject

警察如何降低美国的安全

Updated: Apr 26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内容警告: 暴力,性侵犯,强奸


黑人的命在警察面前不堪一击,催生了一些口号和主张表达人们的抗议。“削减警费” (defund the police) 从字面上看是要把资金从警察部门拿走(用在其他机构)。这是求救的呐喊:警察制度改革势在必行,涉及到资金分配和警察培训等一系列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废除警察”(Abolition)的呼声也日渐高涨。 与其说这是要求废除警察系统不如说它反应了一种诉求——只有对警察系统进行巨大的改革,才能改善警察和少数族裔社区的关系。

所有的警察都需要带枪吗? 警察是否应该跟社会工作者组成团队一起出警?调查数据表明,大约90%的报警电话不是出于暴力事件,而是其他情况,社会工作者可能受过更好的训练; 我们应该把警察看成是一个军事单位,还是我们社区的延伸?

警察在美国社会中到底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美国社会必将就此展开一场大辩论。本文是华二代大学生对美国警察制度改革的探讨。


怎样才能解决警察暴力这个问题?随着BLM运动的兴起,给“警察撤资”,"废除警察!"、"所有警察都是混蛋"(有时简称为ACAB或1312)的呼声频繁出现。在19岁的华裔男孩陈智博(Christian Hall)被宾夕法尼亚州警察谋杀后,这样的呼声与华裔社区更显得息息相关。2020年12月30日陈智博出现了精神健康紧急情况。宾夕法尼亚州的警察接到电话没能提供帮助,却射杀了陈智博。


如果警察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那么谁来保证?又该如何处置他们呢?陈智博的遭遇再次提醒我们,警察的暴力可能针对任何少数族裔,我们都应该站出来,为当今美国所有被边缘化的人争取正义。


废除警察制度是什么意思?

“废除警察制度”这个口号指向一个广泛社会问题,即美国刑事司法制度里甚至是美国历史里的反黑人种族主义,这个口号表现对于真正公平社会的展望。废除主义的宗旨在于废止所有实施不公平对待的制度——尤其是不成比例地影响黑人的警察和监狱制度——而把公共安全交到社区的手里。废除主义叫我们不应依赖已经被证明使犯罪和暴力事件增加的执法和刑罚方法,反而应该淘汰监狱和警察并设立可持续的替代制度。 废除主义是个人和机构对于建立互相关心而非彼此处罚的制度的承诺。废除主义意味着防止武装民兵的形成、通过将私刑列入仇恨犯罪的法案、实行严格的枪支管控政策、以及为一个不需要警察的安全未来共同努力。


废除主义提倡者常常是警察暴力的幸存者,ta们认为根植于种族主义的机构是弊大于利的,因而才必须被废除。

反对废除警察制度的人常常指控废除提倡者说ta们并不关心所有人的安全。其实,废除主义提倡者常常是警察暴力的幸存者,ta们认为根植于种族主义的机构是弊大于利的,因而才必须被废除。废除主义提倡者很关心受害者和安全。废除主义既是一个政治方案,又是一个社会目标。拆除监狱和警察制度是走向更公正的社会的第一步。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为公平社会长期战斗。虽然听起来很乌托邦,但是奴隶制的废除和跨种族婚姻的合法化也曾经被视为遥不可及。废除主义是马拉松, 不是短跑,这样我们才能创造一个真正公平的社会。


系统性种族歧视和警察的历史

在我们讨论警察制度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承认美国在各个方面,无论是美学、政治、购房设业还是在街上走,都充满了种族歧视。系统性种族歧视弥漫在我们呼吸的空气中,我们为之自豪的独特美国传统、我们的言语、我们在学校学的历史。种族歧视不会随著奥巴马当选为总统或我们参加了一场呼吁种族平等的抗议活动而自己消失。种族歧视不会一夜之间消失,因为它是系统性的,是我们美国建国根深蒂固的一部分。它提高了一部分人的生活,而同时摧毁许多人的生活,而美籍华人则横跨两者之间。因此,我们有义务认识到系统性种族歧视对我们的生活和信念产生了什么影响。有关系统性种族歧视的更多信息,请阅读本文


我们现有的警察部队自美国殖民时代以来就已经存在。这些以志愿者为基础的小团体的创建是为了确保所有居民的公共安全。然而,随着美国在革命战争后的扩张,单纯依靠邻里守夜无法遏制犯罪,因而开始需要监狱制度和集中的警察部队。在北部,新的警察系统是基于英国的警察系统,但是南部警察部队的组成却大不相同。南方警察部队(当时真的称为奴隶巡逻队)的主要目标是控制庞大而有利可图的奴隶人口。目的是建立一个恐怖制度,以防止奴隶起义,因为这将严重妨碍白人奴隶主的经济利益;而制服叛逆的奴隶的最常见的做法是过度使用武力和控制。当时制定了逃亡奴隶法,以将这种人力资本牢牢地掌握在白人手中,而北方绝非没有执行这些种族歧视做法。实际上,北部各州是这些法律的主要参与者(请参阅《1850 年妥协》和《逃犯奴隶法》)。为了使这些严厉的逃亡奴隶法真正生效,北方警察必须捕捉试图逃亡奴隶的,并将他们送还给南方的奴隶主。因此,美国所有警察部队都在维护种族歧视制度和奴隶制的历史方面都承担上责任。如果您想深入了解美国警察的历史,我们建议您阅读这篇文章


美国警队的成立是为了持续征服黑人。因此,我们的现代警察部队没有超越种族歧视观念并不足为奇,因为它的存在基于奴隶制度的种族歧视历史。黑人在法律面前并不平等,因为法律是种族歧视的;而且负责执法的警察部队植根于种族歧视。警察系统本身不仅植根于奴隶制度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而且警察仍在实践和加强奴隶制度对黑人的种族歧视文化。


最明显的例子是将黑人与犯罪联系在一起,这是一种毫无事实根据的捏造联系。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黑人更容易从事犯罪活动。将黑人定为罪犯的意识通过种族化的警方执法得以实现,当警察看到路过的黑人时,他们立即将其视为犯罪疑犯。

以下是一些有关警察种族歧视的当前实例。统计数据显示:黑人约占人口的12%,却占被监禁人口的33%。黑人被监禁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六倍。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差距?不同于本著种族歧视的定型,黑人在基因上不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容易犯罪(有关种族歧视定型的更深入说明,请参见下文)。尽管如此,黑人还是在被逮捕和被监禁的人数中占了很大比例。这是因为被控小偷和轻罪的黑人比白人受到更严厉的惩罚;当黑人身上带有大麻,那么在全国范围内,他被起诉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四倍。有时,警察会编造将黑人定罪和谋杀的理由,而我们的法院和监狱也维护这种做法。例如,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撑警、撑治安和打击犯罪的政治宣传以及毒品战争促使黑人被与犯罪联系在一起。再次,这仅仅是历史悠久而根深蒂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的现代体现,它影响了我们在美国生活的许多其他方面;不仅限于警务、监禁或二十世纪后期。


警察培训中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意识,鼓励甚至提倡一种暴力的父权制,各种不当行为包括作伪证到酒后驾车(症状:许多警察行使家庭暴力,而家庭暴力在警察家庭中常见两到四倍)。事实上,性侵犯是继滥用警力后第二次最常被报告的不当行为。有关更多信息,我们鼓励您阅读Andrea Ritchie 撰写的《不再隐形:针对黑人妇女和有色人种的警察暴力》您可能不会认为维护父权制与警察对黑人的暴行有任何关系,但暴行的形式不只是谋杀;性侵犯、骚扰和强奸都包含在“暴行”一词中。


最后必须指出的是,种族歧视是一种压制边缘群体的结构。即使每个人都以非种族歧视的方式行事,由于该系统的建造方式,它仍然会压迫边缘群体。警察是这条规则的一个样板。我们可以拥有一百万个不是种族主义者的好警察,但由于我们的执法体系是建立在将黑人等同于罪犯的奴隶制度和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历史基础上,因此该系统仍然导致他们不成比例地针对和监禁黑人。


误导性话题:黑人对黑人的犯罪

每当我们在争论的时候,一部分人总喜欢引用一些荒谬的论据对警察针对黑人过度暴力执法予以否定。其中使用的最多就是黑人对黑人自己的犯罪统计。首先,使用黑人对黑人的高数量犯罪去合理化警察暴力的方式就是基于种族歧视。一个社会问题可以合法化另一个社会问题吗?当然不!“黑人同命”运动的反对者们常常利用这样的问题混淆是非。如果黑人对黑人的犯罪是黑人社区天生就有的问题的话, 那么白人对白人的犯罪呢?根据司法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白人谋杀案中57%的凶手是白人,而这些白人的具体数据从来不被他们引用在警察暴力执法的辩论当中。选择性的只引用黑人的数据而不展示完整的统计是对事实本身的不尊重和扭曲,还有以黑人对黑人犯罪率高为借口并不能解释警察暴力的合法性,而这样的辩论思维往往比问题本身更可怕。


引发黑人对黑人犯罪高的源泉来自于更深的系统性种族歧视。贫穷率高,失业率高以及过度执法这些导致犯罪率过高的主要因素一直在不成比例的影响着黑人社区。

不公平的政府政策是造成黑人的贫困率高于白人两倍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些不公平的政策包括针对黑人社区的高利息房屋贷款教育上的种族隔离严苛的校监政策以及金融贷款上的歧视跟高收入家庭相比贫困人口有高于两倍的暴力犯罪机率。由于公共资源的严重缺失,无疑给黑人社区的居民在社会竞争当中感到非常大的阻力,从而使得他们更容易选择另类的捷径。这种另类捷径的模式包括加入地下社团,毒品交易以及偷盗等刑事犯罪活动,虽然这些往往刑事犯罪属于轻罪,但是由于对黑人族裔的偏见检察官更愿意选择重罪起诉。事实表明,这种严酷的策略非但不能带来更多的益处,相反会对个人造成更大的伤害。其实把更多资源的投入到需要的社区创造更多的机会,才是减少犯罪最有效的方法。


对比白人,黑人有2.5倍的机率被执法人员射杀。警察只有在被摄像机拍到射杀黑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走上法庭审判程序。从结果来看,虽然从2005年到2015年10年间由上千名黑人被警察射杀最后被判有罪的警察只有35名。警察暴力在美国社会不仅存在而且非常严重,以黑人对黑人犯罪等借口去合理化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本身就是一种种族歧视,这也是为什么废除主义势在必行。


改革、撤资、和废除警察有什么区别?

改革警察、撤资警察、和废除警察的范围和程度有所不同。改革警察意味着在保留原有的制度的同时,要求当局对社区更加负责以及改善警察社区关系。例如,禁止“锁喉”动作、要求佩带身体相机,以及停止种族归纳的做法,都属于让警察更加负责的改革提议。


撤资警察代表削减和调拨警察预算以投资社区资源,例如精神健康服务、交通工具、社区中心等。提高社区投资和减少警察投资是一个被证明有效的降低犯罪方法。但是,只要警察制度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的问题也在。


这些机关是变不了的,因为他们是为一定的运行方式而设置的。要做出持久的改变,必须清楚整个旧制度。

废除主义代表以更加安全和有效的制度全面提取我们所熟悉的警察制度,通过非惩罚性方法去实现公平正义和解决社会问题。废除警察是去除系统性种族主义最严重的害处——拆除整个警察制度,才有机会找出更健康和公平的司法体制。废除主义不止于此,我们要投入时间为公平社打长期仗,而不应该在拆除警察和监狱之后抛弃有色人、女性、及其他少数群体而置之不顾,尤其是如果有(由种族主义者组成的)“民兵“出现。解决我们目前看到的警察制度问题需要从犯罪和种族主义等问题的根本原因开始,所以废除主义者想把警察的预算调拨给社区项目和反种族歧视的教育(因为我们也见过教育体制里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这是我们另一个问题)。很明显,这一切不是一天造成的,彻底解构这个制度要花几十年时间。这里的宗旨是解开我们社会以惩罚、暴力、监视和管控造成的压迫和不平等的循环,由此走向一个平等公正的社会。虽然这听起来可能像个遥不可及的崇高理想,但是在”黑人同命“和平抗议运动后,已经产生了很多变化如果我们所有人现在就开始一起工作,就可以创造更大的、更长久的变化。


为什么要废除而不改革/退伍主义

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改革警察是远远不够的,在乔治弗洛伊德被杀之前,所在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已经改革过警察了。明尼阿波利斯已经对警察进行了关于隐形偏见和降级策略的培训,也使警局更多元化。但是德里克沙文依然谋杀了乔治弗洛伊德,尽管他理应受过降级训练。另一个改革警察失败的例子是巴蒂尔莫,弗雷迪格雷在巴蒂尔莫被谋杀之后,也试图通过培训警察进行改革,取得的结果和明尼阿波利斯大不相同。警员们通过不工作来或者侵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来抵制警局,从而轻而易举地拒绝让这些改革生效。那些警员们相信这些目的是保护所有公民,尤其是黑人公民的改革,是对他们工作和权力的侵犯。巴蒂尔莫的情况可能只是一个警局的例子,但是这个例子却非常引人注目,因为这些警员可以公然地漠视大众认为是人道主义的改革。


还有一个更具体的例子证明改革是无用的:执法记录仪。人们认为执法记录仪 是可以“改革警察”的一个途径,因为人们假定警察和公民都会因为被监视而感到压力,从而采取正确的流程。在这种情况下,这项改革的有效性依赖于扩大监视的范围,但是监视本身是有伤害性的,监视也是 carceral state 控制的特征。尽管执法记录仪看起来像是一个有效的改革,但是实际上让核心问题更加恶化了。治标但不治本。此外,执法记录仪并不预防暴力想一想有多少次警察暴力被执法记录仪记录下来但是并没有引起改变,有多少次警察在开始煽动局势之前关掉了记录仪。执法记录仪作为改革在理论上和实际上都是无效的。你从相似的角度认真考虑其他的改革措施,就会发现它们都是无效的。


撤资警察也不起作用,因为尽管这些钱被用来投资给社区,警察体制的内在结构依然维持不变,这个体制是扎根在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此外,削减预算被证实并不总是有效。马歇尔项目发现在芝加哥削减警局的预算并没有减少警察暴力,也没有促进警局和当地社区建立一个更健康的关系。


最终,是改革、撤资、还是废除警察这个问题归结起来取决于我们现有的警察体制在本质上是建立在种族主义之上的。

警察体制不仅仅在本质上是种族主义的,而且它在系统上也是种族主义的,改革一个系统本身就建立在种族主义上的系统,尝试让这个系统不那么种族主义是徒劳无功的,因为这个系统的内核就是种族主义。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我们想要根除这个问题只能完全地废除这个种族主义的系统。


执法和监狱产业复合体的持续存在和扩大都是一个更加根深蒂固的系统性不公的症状以及构成这个系统性不公的一部分。因此,撤资和废除警察以及监狱产业复合体是可以让我们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公正,和恢复性社会的众多行动之中的两个。


警察保护我们免受犯罪侵害。在废除警察的世界中我们如何得到安全?

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取决于你的特权。对于大多数肤色较浅的人来说,维护法律的警察和其他权威人士被认为是我们当地保护我们安全的英雄。事实上,对于一个黑人来说,这是相反的,那些本应保护我们的安全和维护法律的人并不能保证黑人的安全(这是一个针对整个种族群体的声明,而不是针对个人的经历),正如我们上面所描述的,法律也不是。


在维护有系统的种族主义法律和制度的过程中,这些领导我们监狱、军队和政府的人物,对被边缘化的人群来说,可能正是国内外最危险的人。

而且,警察并不保护我们的安全。事实上,警察和监狱工业综合体在很大程度上是制造犯罪的系统根源。警察的设立是来保护富裕白人的财产的;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在过去这些财产就是黑奴。一家法院在1989年做出裁决,并在2005年重申了他们的判决,即警察在法律上没有义务保护人民。因此,警察的工作不是保护你,而是保护财产,并且他们不是为了保护任何人的财产。支持警察意味着相信一些人的财产比一些人的生命更重要。如果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生命权,那么警察作为保护财产而不是保护人的存在就是与生命权的对立。


当我们谈论废除警察或废除监狱制度时,我们指的是解决犯罪的系统性根源,因为首先是制度导致了大多数犯罪。看看旨在让黑人饱受压迫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刑事司法系统。如果我们能够解决系统性的犯罪原因,我们就不会有为了生存而违法的必要,从而预防犯罪而不是在罪行发生后再试图解决。这些问题不能靠被动的办法来解决,而是要有长期的预防措施, 防患于未然。例如,如果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钱来维持生活,那些需要养家糊口的人就再也没有理由去偷窃或卖毒品了。如果每个人都能获得心理健康资源,而且社区有严格的护理网络,即使是像谋杀这样的暴力犯罪也可以更容易地预防。如果犯罪动机没有了,我们就不再需要监狱系统或警察来保护我们的财产或生命。那些仍然对社会构成威胁的人可以被控制并得到他们所需要的照顾,而不是被关在对他们毫无帮助的牢房里受惩罚。


黑人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9至16倍在美国,10万人中有12人在拘留期间死亡,而英国只有2人,和警察射杀更多的人(每千万人中有31人死亡,而英国只有3人)简单地取消警察和监狱就能让美国减少暴力 – 这就不难看出,警察和监狱加剧并再生了暴力,而不是预防或补救了暴力。美国连一个记录所有被警察杀害的人的全国性数据库都没有,所以几乎不可能知道每年有多少人死于警察之手,这听起来像是我们在试图掩盖,而不是解决这个问题。此外,如果我们解决了这些系统性的原因,警察终究会过时,因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将更加无比安全,能更好地归还正义而不是报复。


难道没有有好警察吗?“所有的警察都是混蛋(All Cops Are Bastards/ACAB)”对大多数警官以偏概全,这和对黑人的偏见一样错误。

我们从小就认为警察是我们的英雄,他们保护我们的社区不受坏人的伤害,维护法律,但善与恶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明显。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把罪犯看成坏人,而警察是我们当地的英雄,因此是保护我们的好人。这个观念在我们小时候就被灌输给我们,所以当我们长大后,从严格二分法来看坏罪犯和好警察,我们就更难,第一,理解刑事司法和警察系统的历史复杂性,第二,重新认识被粉饰过的历史。警察制度从一开始就不好,除非你相信保护财产高于人的生命,压迫某些人在客观上是好的。善与恶的二元对立导致许多人在别人说“所有警察都是混蛋”和“F***The Police”之类的口号时会产生抵触情绪。事实上,这些口号并不是针对每一个单独的警察,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坏人。坏的是体制


ACAB批判的是对体制,而不是个人。个别警察是好是坏不是重点。关键是,为了履行他们的义务,每个警察都必须接受体制的运作。

如果这个体制有缺陷,那么警察履行义务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这些缺陷永久化。他们可能愿意也可能不愿意这样做。他们可能相信这些缺陷实际上是善良的,道德上是正确的,或者他们可能认识到所有这些缺陷都是问题,但是如果他们想保住自己的饭碗,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管他们的意图或理由是什么。不管他们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关键是他们是一部有害的机器上的齿轮--他们的存在让这部机器得以永久制造伤害。如果他们是这个体系的一部分,他们就是在维护有缺陷的、破坏性的意识形态。一些退役警官们写过一些文章,讲述他们是如何被封口的。因此,警察被系统串通好,把黑人与犯罪等同起来,他们被允许在打压黑人不承担任何个人风险或责任。如果一个警察在工作中做了种族歧视和可怕的事情,而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滥用权力的行为,并不举报他们的同事,那么他们都是维护种族歧视的同谋。他们的不作为就是对种族歧视纵容。在压迫面前保持中立意味着你站在了压迫者的一边。


此外,为什么我们能接受一小部分警察是种族主义者的事实?在其他哪一个职业领域,大多数人客观上是好的,但有些人是坏的,犯了错误,他们可以不负责任?锯错腿的医生将被吊销执照。如果医院告诉你,“我们大多数医生手术都做得没问题,但是有可能你会碰到一个手术做得不好而导致病人死亡的医生。” 你会愿意去这家医院做开胸手术吗?没门!我们肯定认为那个医生被解雇。如果联合航空公司说只有90%的飞行员愿意降落,你会乘坐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吗?不!我们会离它远远的,改乘Delta航班。这种好苹果和坏苹果的逻辑在警察之外的每一个职业中都是荒谬的。那么,为什么在一个本应以法律的名义保护公民免受伤害的机构里,这是可以接受的呢?警察的根源来自压迫黑人的种族主义。法律不要求他们保护我们。只有彻底废除这些制度,我们的国家才会走向更加公平和公正的道路。


废除警察可能看起来不合理和不切实际,太理想化和乌托邦化,不可能奏效,但事实并非如此。废除警察只是美国为全体公民争取权利和安全的下一步。我们认识到,废除警察不会奇迹般地自行发生,也不会在明天、今年甚至明年完成。相反,我们必须发展和实现许多小目标,才能成功地实现废除警察的最终目标。你唯一要问自己的问题是,你是否愿意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你是否愿意与我们一道帮助这个国家最终实现它的承诺。


欲了解更多信息,我们建议您查看:

12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