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wechatproject

我与家人谈论 ACA-5 提案

[BLOCKED] Mandarin version/中文翻译on WeChat


以下是加利福尼亚州华裔二代大学生写给家人的一封信。


亲爱的家人,有关我们围绕《平权法案》的对话:


首先,讨论《ACA-5 提案》和《平权法案》不仅复杂而且让人感觉压力很大,谢谢你们愿意跟我讨论。这些政策,这个运动,对人们的生活有实际的影响。我认为,尽管有压力,但仍然愿意展开辩论,这表明我们是一个让人尊重的家庭。为此,我更加尊敬你们,我会在我们的交谈中进一步表达我的敬意。


如您所知,我就要从阿默斯特学院毕业。在爸爸妈妈的支持下,过去三年来我全心投入学习。我的研究方向之一是《平权法案》政策,特别是亚裔美国人与《平权法案》之间的关系。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身在一个波士顿法院,旁听哈佛平权诉讼案结案陈词。我研究并制作了一个有关亚裔美国人和《平权法案》的播客,其中我自己主持的一集则探讨了第一代华人移民如何在微信上讨论《平权法案》。


现在,ACA-5/Prop 16 成为热门话题,我的研究经历突然变得非常有相关性了。在我们上次通话后,我发现自己有很多想法,是无法在简短的Zoom对话中正确表达的。这些想法都汇集在这封信里了。话虽如此,这封信中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被解释为我试图“洗脑”,迫使他人认同我的政治立场。您最终怎么投票,与我无关。我只是想说明这些问题背后的更宽泛的背景和我的想法。


这封信中的所有链接都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它们将链接到我的统计数据、历史论据和信息来源,欢迎您使用这些链接来验证我的信息源。盲目相信社交媒体上从朋友或家人那里读到或听到的内容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那么,什么是 ACA-5?


自 1998 年以来,加利福尼亚州的公立大学遵守州 209 号提案的准则,禁止在公共就业、公共教育或公共合同中考虑种族因素。ACA 5(现为 16 号提案)是一项投票提案,将于 2020 年 11 月出现 在加利福尼亚州选民投票中。它的通过将推翻 209 号提案,并允许在加州公立大学(例如 UC 和 CSU)录取过程中将族裔纳入众多考虑因素中。


我想许多华人最直接关注的问题是:ACA-5/16 号提案是否意味着我的孩子会更难被加州公立大学录取?以下是我所听到的一些说法:


  1. “ACA-5/16 号提案意味着学校将实行种族配额。由于加州有 15.5% 亚,招生人员将确保所有 UC/CSU 中只有 15.5% 是亚裔。”又或者“因为我的孩子是亚裔,所以将会被 UC/CSU 拒绝。”

  2. “学生可能面临的教育障碍(例如无法负担额外的课外辅导,放学后从事兼职工作而不是学习等)是一个社会阶层问题。因此,没有必要考虑种族。”

  3. “对于学生在申请大学之前就存在的教育不平等,基于种族的平权法案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解决方案吧?”


这些都是合理的忧虑!但是,它们并没有完全反映出现实情况。让我们看看第一个问题:


“ACA-5/16 号提案意味着学校将实行种族配额。由于加州有 15.5% 是亚,招生人员将确保所有 UC/CSU 中只有 15.5% 是亚裔。”


ACA-5 实际上怎么说?这是 ACA-5 的第一部分:


根据 1996 年第 209 号提案的规定,《加州宪法》禁止该州在公共就业、公共教育或公共合同中基于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原国籍歧视或优待任何个人或群体。为此目的,《加州宪法》将州定义为州、任何城市、县、公立大学系统、社区大学区、学区、特区以及属于加州的或州内的任何其他政治分区或政府机构。


ACA-5将废除上述规定,还将就这方面的立法结果发表声明。


即使您阅读了整份修正案(可以点击此处查看),修正案中也没有任何关于使用配额的内容,修正案中也没有任何规定,甚至没有任何建议,称在做出这些决定时使用全州人口统计资料。

好吧。ACA-5 没有提及配额,但也许 UC 招生人员就是喜欢配额,他们反正就会使用配额,因为也许这就是他们以前的做法。这是真的吗?在 209 号提案之前,如果允许种族成为录取过程中的众多考虑因素之一,那么学生人口比例是否反映了加州的人口比例?


让我们比较一下 UC 入学人口比例(来自 UC官方 数据库)和加州的族裔统计数据(来自加利福尼亚公共政策研究所):



即使允许族裔成为录取的一个因素,亚裔的录取人数也超过族裔百分比近三倍。实际上,亚裔是唯一一个录取人数高于族裔百分比的群体。因此,答案是否定的。学生的人口比例并不反映209 号提案之前的加州人口比例。


“但是,自 1998 年以来,又多了很多亚裔学生被录取! 这不就是 209 号提案实施使得更多亚裔学生被录取的证据吗?”


自 1998 年以来,确实有更多亚裔学生获 UC 录取。1997年,有 14,559 名亚裔学生被录取。2002 年,有 18,934 名亚裔学生被录取。2005 年,有 20,077 名被录取;到 2010 年,这一数字增加到 25,600 名。


自 1998 年以来,UC 的录取人数也有所增加。1997 年,有 44,740 名学生被录取。2002 年,有 58,886 名学生被录取。2005 年,有 61,420 名学生被录取。2010 年,有 78,984 名学生被录取。


所以,我们不厌其烦,再来看看 209 号提案前后几年的数据:



增长率之间的差异很小。如果 UC 整体上录取了更多学生,那么当然会有更多的亚裔学生被 UC 录取。我不是统计学专家,但是,美国亚裔和太平洋岛民国家教育研究委员会的这项研究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这个研究发现:“UC 录取的亚裔学生人数的增加与 1998 年不考虑族裔因素的录取政策的实施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那么,209 号提案实际上怎样影响亚裔学生的入学情况呢?以下是数据:

  • 在 1994 年(UC 提供的最早的入学数据),当时允许在录取中考虑族裔因素,有 32.24% 的亚裔学生被录取。

  • 在 2019 年(UC 提供的最新入学数据),当时不允许在录取中考虑族裔因素,有 30.49% 的亚裔学生被录取。

该数据唯一表明的是不允许考虑族裔的录取政策伤害亚裔学生。我不是统计学家,但是其他学者研究了这些数据,发现在 1998 年第 209 号提案禁止在公立高等教育中采用《平权法案》之后,除了 UC Riverside 以外,所有 UC 大学校园的亚裔学生录取率都显著下降


事实是,除非我们能够在 UC 招生人员做出决定时坐在他们旁边并探查他们脑中的想法,否则无法确切了解 2020 年 ACA 5 法案实施中将怎样考虑族裔。但是,通过法律以及收集和研究数据的研究人员那里,我们得知:

  • 根据《民权法》第七章,不能全部或部分根据一个人的族裔或性别做出雇用决定。此外,根据第 11246 号行政命令,大学必须采取平权措施,以确保其聘用做法公平、公正且不歧视。根据 209 号提案的最后一点:“如果发现本节的任何内容与联邦法律或美国宪法相抵触,则应在联邦法律和美国宪法允许的最大范围内执行这一节的规定。”换句话说,不会有任何人因为他们是亚裔、黑人、拉丁裔、美洲原住民或白人而不被大学录取。

  • 正如我之前所说,在 1998 年第 209 号提案禁止在公立高等教育中采用《平权法案》之后,除了 UC Riverside 以外,所有 UC 大学校园的亚裔学生录取率都显著下降

  • 第 209 号提案通过后的一年,由于给获得政府合同方面造成的障碍,少数族裔和女性拥有的小型企业每年估计损失 10 亿美元的合同收益。


“学生可能面临的教育障碍(例如无法负担额外的课外辅导,放学后从事兼职工作而不是学习等)是一个阶级问题。因此,没有必要考虑族裔。”


也许另一种说法是:种族重要吗?因此,具有族裔意识的录取政策仍然重要吗?


在之前的谈话中,我们还谈到了近期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我再说一下,亚裔美国人绝对面临种族歧视,亚裔美国人的生命也绝对重要。如果有人说亚裔的生命无关紧要,我会立即谴责这种言论。但是,美国目前对白人生命的重视程度高于亚裔、黑人、拉丁裔和所有其他非白人。因此,人们目前在抗议并要求正视我们仍然面临种族主义这一事实。大多数人都不会跑到街上摇旗呐喊“白人的生命比其人都重要”,但我们知道这是事实,尤其如果您不是白人。


种族主义根植于建国之初。正如作者棣华在上一篇文章中令人信服地描述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的消长与经济和政治环境有关。也就是说,当种族主义信仰成为靠边缘化某些群体而成就的激励机制的一部分时,种族主义信仰就会泛滥。......美国黑人从殖民时代被奴役开始,就面临着被剥削和征用。正如历史学家 Barbara Fields 所言,奴隶制的目的不是“制造白人至上”,而是“生产棉花、糖、大米或烟草”:奴隶制度造就了一个被剥夺了自由、财产和权利的群体,这个群体被迫提供必要的劳动力,使殖民地的经济企业如经济作物农业得以起步。更妙的是,由于奴隶劳动是无报酬的、终身的,白人种植园主可以获得比使用有薪或临时劳动力(比如契约仆人)更大的利润。认为非裔 "天生”或 "生理上”低劣,因无法生存而理应被奴役的种族主义信念,有助于从叙事上强化被奴役的非裔作为被剥夺的劳动阶级的地位。


当然,理论上说,奴隶制在 1865 年废除,但在废除奴隶制后,政府立即实施了《黑人法典》。《黑人法典》本质上是通过法律手段使黑人公民陷入契约奴役,剥夺其投票权,控制其住所和出行方式以及劫持他们的孩子做劳工;这不是奴隶制,但差之不远。1867 年的《重建法案》削弱了《黑人法典》的影响,允许黑人开始参政,但重建只持续了 12 年。报复性立法随后迎来了吉姆克劳时代,在这个时代,黑人和白人在生活的各个方面被隔离:教育、住房、公共交通、餐馆、监狱、饮水机、卫生间等。实际上,这意味着供黑人使用的设施(如果存在的话)通常较差,包括资金不足和人满为患的学校、恶劣的医院设施等。


亚裔呢?在吉姆克劳时代,美国的亚裔并不多,但一般不认为亚裔是白人,而且亚裔同样受到种族隔离、反通婚法的约束(即不允许白人与亚裔结婚)以及歧视性的商业行为。《排华法案》禁止所有中国劳工移民,这是美国第一部排除特定种族群体的移民法。国会通过该法案是为了缓解白人工人对维护“种族纯度”的担忧,他们声称华人抢了他们的工作(这是否听起来很熟悉?),尽管华人仅占美国人口的 0.002%。


“但是亚裔为达到我们的目标而努力工作!你看?我们经历了很多种族歧视,但是与黑人不同,我们仍然拥有如此高的家庭收入和教育成就!”


无疑,亚裔移民来到美国时面临到巨大的挑战。但是,我们还未谈完历史。首先,尽管任何非白人在美国都面临种族歧视,但黑人在美国被奴役了 200 年,而亚裔却没有。请不要将此声明解释为我声称亚裔在美国没有面临种族歧视和困难。每当在微信上有文章谈论其他少数族裔经历的种族歧视时,我经常看到这个回应。这不是我的初衷。


被奴役的后果是什么? 奴隶制一旦结束,一切都神奇地解决了吗?不,正如我们之前讨论的《黑人法典》和吉姆·克劳法。但是,一旦我们删除了吉姆·克劳法律,一切都会神奇地解决吗?我们中许多第二代移民的孩子都在学校里学过有关美国奴隶制和种族隔离的历史,但是在吉姆·克劳法之后仍然存在的种族歧视要复杂得多。这是《纽约时报》最近一篇文章的描述:


尽管不受约束的歧视在阻止美国黑人获得机会方面仍然有重大影响,但美国白人数百年的经济领先优势才是维持今天的种族等级的重大因素。一旦法律开始禁止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白人便创造了所谓的种族中立手段来维持政治和经济实力。例如,在第 15 条修正案授予黑人投票权后不久,许多州的白人政客意识到最近释放的黑人的贫穷状况,因此实施投票税。换言之,美国白人早就知道,在黑人一直处于极度贫困并且无法积累财富的国家,涉及金钱的规则和政策在维持种族分界线方面几乎与合法种族隔离同样有效。如果美国白人利用其世代相传的财富和较高的收入,搬进昂贵的住宅区,其中有超出了大多数美国黑人的价格范围的专属公立学校,则没必要制定法律来强迫住房和学校的隔离政策。



今天,由于美国的这段历史,美国黑人继续在生活的许多方面处于显著劣势,包括就业教育住房等。(要详细了解这一点,我鼓励您阅读这篇文章。)


但是我们家和这段历史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可以在 1965 年的《移民法》中找到答案,该法案取消了以前基于国籍的移民配额(这就真的是配额了),改为优先考虑家庭团聚、技术工人和专业人士。1965 年后,非常多亚裔移民到美国,以至于亚裔在美国的比例从 1965 年的不到 1%上升到 2015 年的 6%;在自 1965 年起来到美国的所有移民当中,现代的亚洲移民浪潮占四分之一。而由于移民政策优先考虑技术工人和专业人士,因此与美国出生的居民相比,南亚和东亚移民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位的可能性更高。随后是 1990 年的《移民法》,该法案增加了基于工作的永久签证的数量,并对临时技术工人类别进行了更改;再次优先考虑受过良好教育、高技能的移民。


没有谁一来到美国,就马上完整地了解美国的历史。即使我出生在美国,我也不断在学习。许多来自亚洲的朋友都告诉过我,他们是来到美国,从多数民族变成少数民族,才第一次对自己的种族产生了意识。但是,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由于移民政策,包括我们家人在内的 1965 年后移民到美国的亚裔,平均来说受过更高的教育和具有更高的技能。当中许多人最终进入了高薪领域,例如科学、医学、技术和金融。我并不是说亚裔移民到美国很容易,或者我们不会面临歧视。我并不是说 1965 年以后来到美国的每个亚裔都有博士学位。要了解这一点,您只需要看看其他亚裔美国移民的状况,他们往往为了逃离越南、缅甸和不丹的争乱而来到美国。(从一个饱受战争的国家以难民身份来到美国,相应地家庭收入必将低于平均水平,教育程度也较低。纽约市的美籍华人也是美国所有少数种族中贫困率最高的之一。并非每个亚裔都是“比黑人做得更好。”)但是,许多亚裔确实是带着领先优势来到美国,因为他们在自己的祖国已经是佼佼者。


同样,亚裔美国人没有像美国黑人那样经历过奴隶制度。特别是在吉姆·克劳时代结束一年后的 1965 年之后移民到美国的亚裔。1965 年后的亚裔移民来到一个 1964 年的《民权法案》刚刚出台的美国;《民权法案》禁止基于种族、肤色、宗教、性别或民族的歧视,而这是许多活动家如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Jr.)付出努力甚至生命才得到的胜利。1965 年后移民到美国的亚裔没有经历过 200 年的奴隶生活,但他们受益于做过奴隶的人争取回来的法律修改。我要重申,这并不是亚裔的错,也不意味着亚裔不会遇到困难和种族歧视。这仅意味着,正如我们所面临的困难是真实的,黑人所面临的困难也是非常真实的,并且有时与我们所面临的困难有很大不同。生活在美国,我们就继承了它的历史,无论我们是否决定承认它。



在谈论《平权法案》时,为什么要提到这些历史?在大学申请过程中对种族的额外考虑,只是为了试图正视我们仍然生活在美国的种族主义阴影下的这一事实。种族不可避免地影响着每个人的生活:白人、亚裔、黑人、拉丁美洲人或美洲原住民,或其任何组合。


9/11 之后,针对南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激增,甚至导致涉及谋杀和永久脑损伤的事件。现在,在 2020 年的旧金山,有人只是因为看似是中国人就在大街被人吐口水。由于冠状病毒,全美国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正在上升。在我的毕业论文中,我打算重点讨论有关冠状病毒的反亚裔歧视。“亚裔的命也是命”,但美国似乎并不以为然。


目睹歧视令人可悲,亲身经历歧视则更可怕。在街上被人骂“corona”,是我上学期经历的最糟糕的时刻之一。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在街上向亚裔吐口水叫他们“滚回中国去!”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滥杀黑人的是同一伙;例如杀害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即使黑人平均较少抵抗警察)。制度导致主要为有色学生服务的学校比大多数白人学区所获得的资金少 230 亿美元;对于同样的行为,黑人学生比白人学生受到更经常和更严厉的惩罚;导致黑人孕产妇死亡率如此高,被当作人权问题来看待。“黑人的命也是命”,但美国似乎并不以为然。


因此,最终回到最初的忧虑:种族不能代替阶级。种族与阶级息息相关,这绝对是真的。由于美国的奴隶制度历史,黑人被剥夺了世代积累财富的机会。但是,仅将《平权法案》基于阶层(UC 入学标准已经考虑阶)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如果我们用假设来比较一个贫穷的白人学生和一个贫穷的亚裔学生,并且为了辩论,假设他们的社会经济背景一模一样,我们知道两个学生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面临困难。也许他们两人都必须做两份工,并照顾一个生病的亲戚,而且他们都负担不起 SAT 补习。


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这位贫穷的白人学生并没有因为妈妈的滑稽口音受到嘲笑,也没有被班上其他人认错为另一个白人男孩。贫穷的白人学生从来不必承受成为家庭翻译的负担,也不必像许多亚裔二代那样初中就要学会支付账单和报税。贫穷的白人学生更容易死于意外伤亡(老天保佑),而 15 至 24 岁之间的亚裔的主要死因是自杀。阶级无法驱走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无论我拥有几辆特斯拉,拿到个博士学位或买了栋房子,如果一个种族主义者看到我的脸,他们都同样会骂我是吃蝙蝠的骯脏中国人


同样,如果我们把上面的亚裔学生换成黑人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这位贫穷的白人学生不会看到每次自己走近时其他人都会抓紧钱包。这位贫穷的白人学生,仅仅凭借一个听起来是白人的名字,就更有可能获得工作面试机会。与他的黑人同学不同,这位贫穷的白人学生将受到他的老师的鼓励而参加高级课程。这位贫穷的白人学生不会因为玩玩具枪而被警察开枪射杀。在美国,存在超越阶级的因素,这对人们的身心健康产生了真正的影响。科学支持这一点。


“对于学生在申请大学之前就存在的教育不平等,基于种族的平权法案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解决方案吧?”


我们都可以同意,出生在有钱人家、身为白人和男人的人通常会过上更轻松的生活,这不是他们的错,这是我们的社会环境造成的。《平权方案》认识到这一点,因此正在努力平衡这些因素。我们不是从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起步,然后随意决定选择提升一个群体于所有人之上。竞争环境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平权方案》绝对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解决方案。这些教育上的不平等在学生申请上大学之前就早已存在,我绝对不同意《平权方案》可以根治种族歧视的说法。如果我们能够从一开始就解决种族不平等问题,并纯粹根据个人的优点来判断人们,那不是更好吗?当然好!一万个好。但我们不可能突然决定无视种族不同,从而解决数百年来的种族歧视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现在申请大学的黑人、亚裔、拉丁裔和美国原住民学生的生活受到他们的种族身份的影响。换句话说,当我们在大学申请或公共就业申请中标记种族身份时,我们只是在更全面、更准确地描述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的许多因素,而种族是其中之一。



当然,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争取 从一开始就消除这些不平等。我们可以采取《平权方案》,同时,我们亦可以投票为学校提供更多资金。两者都朝着同一目标迈进。

最后的想法


当我开始反思我们的谈话时,我并没有打算就《平权方案》和美国种族历史高谈阔论。我不会因为写这篇文章而获得大学学分,而且我可以闭嘴,再也不会和家人谈论政治就算了,那么是什么促使我写这篇论文呢?也许是因为我一生都渴望自己是白人,或者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一个路过的白人男孩在公园里说 Konnichiwa 嘲笑我,或者是当我母亲告诉我她的华人同事多次被骂“滚回中国去!”的时候感到极度的悲伤。


当我高中毕业时,除了模糊的“医学预科”想法外,不确定自己想做什么;但不知何故,我在大学的学习轨迹逐渐集中到种族和族裔研究上。过去两年来,我一直向学校行政部门争取建立一个亚裔美国人研究部门;过去三年来,我竭尽全力学习,以了解在美国身为亚裔的意义以及如何使这种经历变得更加公正。也许到目前为止,我学到的最大的教训是,首先,我身为亚裔美国人的个人经历绝对无法反映出“亚裔美国人”经历的丰富和复杂;其次,身为亚裔美国人意味着与美国的历史以及其他种族群体的经验彼此共存并互相认同。对我来说,当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改变美国这个视我们为二等公民的制度时,指责和看不起其他种族群体毫无用处。



我也深刻地认识到,我的生活经历可能与您的生活完全不同。我在美国出生和成长 21 年,但是我们的许多家族成员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移民到美国。正如我开头所写,毫无疑问,我们许多家庭成员为我的幸福牺牲了不少。当我上大学结识新朋友并第一次读到有关种族的批判理论时,爸妈两人都在加利福尼亚,每天努力工作,以确保负担得起学费。我不必担心学费,只专注于研究自己喜欢的,是一种奢侈;我只想分享我的幸运,分享我由于家人的辛勤工作而获得的知识。尽管我研究了很多有关种族的课题,但我绝不声称自己是种族、《平权方案》或美国历史的“专家”,我只是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最后,在这封长信的结尾,我想让您知道我很乐意进一步讨论我写的任何内容,甚至与这些主题略有相关的任何内容。(我在哪里可以阅读有关_____的更多信息?我不同意您对______的说法,我想和您谈谈。)给我发电子邮件。给我发短信。寄您自己的论文给我。跟我交流。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婉婷

敬上

作者注:自从我寄出这封信后,我已经收到一位亲戚的回信,我也回复了他们的信。尽管困难重重,但直到今天,我和我的家人仍在就这些话题进行对话。我对我家人的生活经历加深了理解,他们也进一步了解到我的生活。另外,我的家人认真对待我的见解,而不是马上开口指责我是一个自我憎恨、无知的年轻人,这一点令我感激和惊喜。


我为身为华裔美国人而感到自豪,原因之一是因为我们社区拥有了不起和多样化的经历。我希望我们尊重并深入考虑彼此的经历,不要因为彼此不同而立即忽略对方。



这是“心声”专栏平权政策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敬请关注更多文章!


2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订阅我们的时事通讯

  • wechat_edited
  • img_465970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2020 by The WeChat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