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wechatproject

《COVID-19仇恨犯罪法》不会阻止对亚裔的仇恨

Updated: Jun 2

English version / 中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上周四(2021年5月20日),拜登总统签署了《COVID-19仇恨犯罪法》,将它为了法律。这项立法得到了国会两院的两党支持,并受到了被亚裔美国人的广泛称赞。该法案为地方执法机构收集仇恨犯罪数据提供了方针。也为地方和州级政府提供拨款,以开展旨在预防和应对仇恨犯罪的 "减少犯罪 "计划。然而,《COVID-19仇恨犯罪法》是解决反亚裔仇恨问题的一个误导性措施。因为它不但没有全方位的解决反亚裔暴力,而且还将增派警力作为解决这个事实上复杂的又有悠久历史的系统性问题的办法,而这个问题只会因为监禁犯人的逻辑而变得更加严重。


(图源:CNBC)


心声项目的成员多为年轻的华人和亚裔,我们坚决反对类似的仇恨犯罪立法,我们希望我们的社区在支持任何声称保护我们的立法之前三思。我们对政客将我们与反亚裔暴力的斗争作为武器,以此来伤害黑人和有色人种群体感到愤怒。我们感到更为失望的是,社区中的许多人正在通过支持该法案中提倡的监禁模式,以表达潜在的反非裔情绪。


在深入的探寻问题真相时,我们首先应该质疑为什么《COVID-19仇恨犯罪法》会被一些在整个疫情期间不断重复反亚裔言论的政客们如此快速地通过。


就在去年秋天,一项 “谴责反亚裔情绪和歧视性言论”的决议 被164名国会议员投票反对,这些反对者全部都是共和党人。这些政客不仅否认他们带有种族主义的态度加剧了亚裔正在遭受的痛苦,并同时对对亚裔的需要面对的仇恨和暴力状况煽风点火。根据研究疫情期间反亚裔种族主义项目Virulent Hate的调查显示,这些白人政客贡献了丑化亚洲人和亚裔并将新冠病毒归咎给他们总量来源的 95.28%,这些来源的形态包括言论、图像、政策和提案等。而这些政客大多是隶属于共和党的白人男性,其中包括参议员汤姆·科顿、众议员保罗·戈萨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


In a tweet by @philipwang, the caption states "I compiled the 164 House Repubs who just voted AGAINST a resolution to condemn anti-Asian sentiment, racism, & discrimination. An easy slamdunk vote to publicly support our community as attacks on us rise. They were the ONLY NO votes. This is what unashamed racism looks like." The faces of the Republicans are pictured in the tweet.

推特写道"以下是164位对”谴责反亚裔情绪、种族主义和歧视”的决议投反对票的民主党议员。他们本可以再这个暴力事件和袭击增加的时间通过这些小事对我们的社区表达支持。但是他们投出的“反对”,明确的表示了他们有而不自知的种族主义。" (图源:@philipwang on Twitter)


既然大多数美国共和党人仍在否认反华言论是与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有任何联系在一起,为什么同样的人如今却支持新的《COVID-19仇恨犯罪法》呢?


答案是,《COVID-19仇恨犯罪法》没有谴责当权者的仇亚言论,也没有为亚裔社区提供有效资源,它只是将将增派警力作为解决反发亚暴力问题的核心办法。从历史上看,加强经历导致非裔、有色人种、低收入者和其他弱势人群被逮捕的数量增加。《COVID-19仇恨犯罪法》增加了对BIPOC(非裔、原住民和有色人种) 人群的起诉,同时为白人政治家需要用权力保护华人和其他亚洲人的责任开脱。


警察既不能帮助确定暴力的源头,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针对亚裔的暴力。正如今年3月16日在亚特兰大发生的枪击事件所映射出的,当白人是谋杀亚裔的凶手时,这种暴力行为就会被归结为 "无关痛痒的暴力(senseless violence)"。事实上,受到国家认可的执法官员曾经否认反亚裔杀人事件是出于种族动机


然而事实是,大多数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肇事者是白人。密歇根大学的Virulent Hate项目在Melissa May Borja博士的领导下,对种族、性别和由Covid-19引起的相关暴力的新闻报道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他们翻阅了2020年发表的4337篇新闻报道,找到了1023起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的事件。根据这项最新研究,在过去一年中,近90%的针对亚裔的骚扰和侮辱性言论,其实施者是白人,而不是非裔或者其他有色人种。


For 2020, the Virulent Hate Project collected and analyzed 4300+ articles in news media to find that there were1000+ incidents of Anti-Asian Racism and 1100+ incidents of resistance to anti-Asian racism.

Virtual Hate 项目提供了关于针对亚裔在疫情期间受到攻击和歧视的最新数据,这项研究由密歇根大学的 Melissa Borja 和 Jacob Gibson 带领完成。(图源: Virulent Hate Project)


然而,每当媒体显示非裔或者其他有色人种伤害亚裔时,政客们就会迅速呼吁维持治安和采取其他的军事手段来制止针对亚裔的种族暴力。在我们自己的亚裔社区中,有一些人也同样得出结论,他们开始认为非裔或者其他有色人种是我们的敌人,加强治安才是解决之道。


《COVID-19仇恨犯罪法》正在利用我们的亚裔身份和我们“停止歧视亚太裔”的运动作为武器,推动对有色人种持续的压迫和监禁,而不是真正帮助我们的亚裔社区。正如普林斯顿大学的Naomi Murakawa教授所解释的。"仇恨犯罪立法为统治阶级精英[如白人政客]提供了一个轻而易举的机会,他们没有提供人们实际要求的东西[如给予亚裔群体物质上的支持],而是以象征性的姿态站在那里给人定罪。"


但是,问题不在于警官需要种族训练(racial-training,一种针对人们在面对特定种族时的下意识反应的训练),也不在于需要资金来加快对仇恨犯罪分析。真正的问题在于,加派警力无法阻止美国政府的恐华政治言论和帝国主义行动,这些言论和行动都是使反亚裔仇恨上升的开端。此外,加派警力对解决社会和经济暴力这些反亚裔暴力根源毫无帮助。


在CCED-LA的组织下,洛杉矶唐人街的拉丁裔和华裔群众在2020年9月举行了示威活动,抗议他们的社区被城市化,从而导致他们被赶出家园,同时希望推动经济适用房的建设。(图源: CCED-LA)


针对亚裔暴力的受害者主要是弱势群体的成员。他们是新移民、穷人、妇女、老人和无证移民。他们在经济水平较低的、以白人和(或)亚裔为主的区域受到攻击,如湾区、新泽西,以及平均收入较低BIPOC群体社区,例如中国城。这些亚裔已经缺乏社会和经济基础设施来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例如,他们可能没有私家车,所以不得不乘坐公共交通出行或步行,而这也使他们更容易在街头受到攻击。Covid-19疫情以及由此产生的反亚裔、恐华言论只是加剧了他们在面对的社会经济困境,失业率和驱逐率急剧上升。

纽约市政府名下的机构帮助房东强迫曼哈顿唐人街的近100名低收入租户离开他们的公寓。7个月来,被赶出家门的唐人街居民进行了抗议,甚至在寒冷的冬天开始了绝食抗议。(图源:Youth Against Displacement)


事实上,从流离失所到企业关闭,中国城所面临的经济和种族暴力都昭然若揭。这些或许看起来没有直接关系,但确实是真实的反亚裔暴力形式。在过去的20年里,对越南裔、苗族裔、老挝裔和柬埔寨裔有针对性的驱逐和拘留是另一种形式的反亚暴力,它使那些当初由于美国和东南亚国家发声战争而离开家乡的人流离失所。许多遭遇暴力的弱势亚裔美国人在遇到危险时不会报警,因为他们不会说英语,持有不稳定的移民身份,或看到警察在伤害而非保护他们的社区。这些社区面对的情况,足以向我们所有人表明,警察并不能保证亚裔的安全。


为了应对洛杉矶唐人街和BIPOC的低收入居民解决驱逐危机,当地组织Hillside Villa、CCED-LA和LATU组织了一次抗议活动(上图为活动宣传海报),要求提供更多的可负担住房,而不是像政府为解决反亚裔暴力问题而带有误导性地宣传增加警力。(图源:CCED-LA)


此外,这些亚裔的弱势群体居住的地区是BIPOC巨多的社区,在这些社区发生的许多暴力事件都是BIPOC之间的冲突。因此,对亚裔的攻击似乎是由非裔和有色人种人种实施的,特别是如果媒体、政治家和公众已经对BIPOC人群有偏见的话。然而,造成在低收入地区犯罪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缺乏社会资源,因此他们需要从其他社区成员那里“窃取”资源。根据芝加哥大学教授和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的说法,人们只有在犯罪的成本(入狱)小于犯罪的收益(资源的收益)时才会犯罪。因此,与富裕的白人相比,贫穷的非裔和有色人种更有动力去实施可能引起带有人身攻击的(财产)犯罪


在低收入的BIPOC社区,一个贫穷的BIPOC社区成员为了维持生计另去打劫一个亚裔,这与我们在亚特兰大和印第安纳看到的白人为造成伤害而枪杀和谋杀亚裔的目的不同。针对亚裔的暴力往往是白人至上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持续允许经济暴力发生的结果,种族主义政策由这些国家创造并推进,使BIPOC社区处于贫困和被隔离的非白人社区。


在呼吁结束针对亚裔的暴力时,我们必须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带有影响力的人身上,也就是那些拥有白人至上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白人肇事者。当我们考虑谁有能力推动反亚裔种族主义时,不是其他与亚裔美国人共同面对困境却依然保持团结的BIPOC群体,而是那些有真正的掌权者:白人政治家、白人立法者和白人媒体人士。这些掌权的白人确实有十足的动机来煽动反亚裔的种族主义情绪,无论是助长对亚裔是永远“外来者”或 "黄祸 "的刻板印象,都是在以激起保守派群体或选民基础。还有将Covid-19与美籍华人联系起来,以此证明与当下与中国紧张的政治关系。


推特写道“在《COVID-19仇恨犯罪法》通过后,有超过100家亚裔和LGBTQ组织对此提出了反对意见”,图片为18岁的美国华裔学生卡拉-朱(Kara Chu)手持自己装饰的一对心形气球参加集会,以提高人们对反亚裔暴力的认识,集会地点在洛杉矶小东京的日裔国家博物馆外。(图源: Reappropriate and AP Photo)


请不要忘记,针对亚裔暴力的根本原因是白人至上主义。当我们错误地把其他有色人种社区作为引起反亚裔暴力的替罪羊时,我们与那些用反亚裔言论使反亚裔暴力合法化的当权者没有区别。任何将《COVID-19仇恨犯罪法》作为反对反亚裔暴力的胜利来庆祝的人都在助纣为虐。


与《COVID-19仇恨犯罪法》形成直接对比的是,有超过100个独立的亚裔组织已经站出来支持 “废除(警察)制度” 。这项举措可以更好的解决反亚裔暴力问题,因为这将使资金和资源直接用于社区本身,而不是给予警察,因为警察的目的是保护富有的白人。为了解决反亚裔暴力的系统性歧视根源,这个替代方案主张加强社会和经济基础设施,包括就业、住房、医疗保健等等,以此保护我们最脆弱的群体,我们的长者、穷人、妇女和无证移民群体。


我们要看到的,是更多和更有效的行动。


资源清单

唐人街组织者:查看他们的资源


42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