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wechatproject

阻止美国走向毁灭,取决于我们

我祖父十几岁的时候来美国与父亲团聚,开始了新的生活。那时候,战后的香港日子并不安稳。我的曾祖母挣扎着挣钱养家。在美国,尽管他们一辈子都属于低收入移民,并且由于他们是做衣厂工人,服务员,生活肯定不稳定,然而美国给他们提供了为子孙后代——我和我父母——改善生活的机会。假如他们留在香港就不会有这种机会。


对于美国的民主制度,我们相对稳定和安全的社会,我有话要说。美国自由公正选举的民主制度确保了所有代表的权力始终是有限度的,因此,任何政党或个人都无法永远出于不同政治,社会,种族或文化价值观念来压迫或逼迫我的没有政治倾向的爷爷奶奶。他们以前有跟政府持不同看法的自由(现在也有,比如一有机会爷爷就喜欢批评政治家),还有选择投票的权利。对于取得各个层面的进步,从个人、社会到政府层面,提出批评意见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没有美国人批评《排华法案》和移民配额中固有的种族主义,如果种族主义没有受到批评,我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就不会在美国过上新的生活,也就没有今天的我,而像《排华法案》这样赤裸裸的种族主义法律将永远是外交政策。



我祖父母们移民来了美国,现在这个国家正在发生变化。以前,两党可以绕过意识形态分歧一起通过重要的立法。而今疫情当前,总统大选在即,经济萧条下,华盛顿陷入了政治僵局。我们的国家正站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维护国家民主进程,国家才会稳定,自由和宜居。从维护国家民主进程来说,这次大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关键。我们华裔一定要投拜登,不光是因为他的政策,远比这更重要的是拜登对民主制度的尊重与恪守。否则我们会用生命,自由,生计和文化付出代价。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政客把对华裔的仇恨与恐惧合法化了:他们拒绝阻止仇恨犯罪,不谴责对我们的歧视,反而把新冠称为“中国病毒”。美国人不会区分大陆华人和美国华裔,所以我们成了替罪羊,成了目标,而实际上正因为总统不承认疫情问题的严重性,并且适得其反地拒绝听取公共卫生专家的意见,病毒才得以迅速扩散。


倘若特朗普再执政四年,那将是充满暴力的四年,和侵蚀国家稳定和民主制度的四年。自特朗普上台后,仇恨犯罪特别是针对亚裔的犯罪就在攀升,联合国的报告说,几乎到了“值得警惕的程度”。这是因为特朗普是一个白人至上份子,他把美国的稳定和安全带到了风雨飘摇的境地。特朗普最近在一次集会上说白人有最好的基因,这正是希特勒和其他一些优生学领导人的论调。特朗普的行径纵容了白人至上组织如“骄傲男孩”,从而引发投票恐惧,并施行仇恨犯罪如蓄意让有色人感染新冠,在华人身上点火。特朗普拒绝明确地彻底地谴责白人至上,特朗普纵容了头号的国内恐怖主义威胁。这不是一个民主制度领袖应该做的,而象征着一个权力至上的暴君的行为,他只想维护对他自己和其他白人有利的局面。



美国政府是个制衡机制,目的是让每个分支机构仅掌握权力的一部分。开国元勋们希望用这个办法使新制度能阻止暴君获得全方位的控制力。这样分配政治权力,政府才稳定,才会有一个稳定和比较自由的社会。当今这种分权制度正在消亡,因为特朗普不受任何共和党控制的权力分支的监督(参议院,现在还有最高法院)。没有一个共和党政治家反对他,因为他们都要依靠特朗普。假如他们批评特朗普,特朗普会发出咆哮,并利用他的总统权力让把这些人清除出党。利用自己大权在握的地位来打击国内对手,这是脱离民主制度的迹象,令人担忧。既然连特朗普自己的党都不敢跟他发表不同意见,那他们就是特朗普攫取权力的同谋。连他的党都不问责政府特别是不问责总统,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不会破坏民主或社会稳定,这就要依赖自由公正的选举。有人指使邮局员工挪走邮箱,这是破坏我国的选举制度。此事发生在民主党选民为主的地区,这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压制(蓝色选民)投票。拜登不会破坏邮寄选票或其他形式的选票的信誉。拜登不会把不喜欢的新闻称为假新闻,不会非法阻止某些新闻机构的记者参加发布会,因为那样做的话就是攻击新闻自由,而新闻自由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威胁媒体是控制媒体的第一步,是损害民主的标志。拜登更不会用含糊其辞来掩盖客观性,从而达到公开破坏真理和事实的可信度的目的。拜登不会对美国公众撒谎。特朗普吹捧一家自己偏爱的媒体,同时把其他媒体妖魔化,拜登就不会这样做。拜登将会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里的各种自由,我们可以在媒体读到不同意见,我们能了解真相,对生活做出自己的决定。这些对我们很重要。


此外,拜登不会称科学为“伪造的”,不会忽略疫情的严重性,也不会充当新冠错误信息的最大来源。拜登信任像福奇博士这样的专家,福奇博士是我们国家流行病专家里的领军人物。拜登也不会在疫情之下公然威胁公共健康社区的信誉。当美国有20万人死于新冠,拜登不会一面逃脱责任一面甩锅给其他国家。拜登明确谴责白人至上。拜登说无论输赢,他都会接受选举结果,这就保证了当选的领导人可以被替换,这样美国人民永远可以挑选他们的领导人。 拜登保证选举公正而不会靠偏向性的保守派的最高法院把自己维持在权力宝座,这种做法叫欺骗。既然美国人民没选特朗普当总统,他就不应该抹杀掉那3亿5千万张选票,不公平地攫取了那场胜利。总而言之,拜登绝不会成为一个特朗普那样的危险领导人。因为拜登尊重也相信我们的民主过程,选举应该是自由而公平,包括反对派在内的所有美国人的自由都受到尊重和重视。



这次选举不再仅关乎你是否喜欢或赞同拜登或民主党人,而是你还想不想要稳定。稳定给你的家人和你的孩子们带来了什么,假如就像现在这样,针对我们的暴力继续上升,你的生活会成什么样子?我明白,如果没有稳定,我没法上学 ,没法去看望我的祖父母们,没法享受生活里的一切机会。丧失稳定,社会机体受破坏,我们家人去超市买菜都会被人吐口水。在过去的四年里,特朗普在我们国家制造了仇恨,分裂和混乱。显而易见,特朗普根本没有能力领导我们度过这段动荡而不平常的岁月,所以我投票给拜登和哈里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州一级以及地方选举对我们生活的影响远远大于联邦政策:孩子得到什么样的教育,驾驶车子的公路状况,付多少税。特朗普带来一系列失败和不稳定,他还把个人利益置于美国人民利益之上,而由于共和党没法和特朗普脱钩,所以选蓝就非常重要。我对拜登和哈里斯的许多政策都不赞同,他俩不是我最理想的政治家,但是我知道他们可以让国家稳定,让美国成为一个宜居的地方,仅仅因为这一点,我在此请你们投票给他们两人。


我的祖父母们历尽艰辛,我才过上优越的生活。他们的牺牲我永远都感恩不尽。他们择为家园的国家要守住理想的话,就要靠我们了。11月3日,我们来选掉那些摧毁美国价值观,摧毁自由和稳定的特朗普及其同党。



这是华裔二代撰写的系列文章,讲述2020大选在他们眼中的利害关系,以及他们怎样投票。每篇文将探讨不同的原因。“心声”团队与拜登竞选团队或其他任何党派团体无关,也未有任何党派和组织的支持。所有观点均严格代表作者本人。特此声明。在这里阅读我们系列的其他文章。

3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